十一種意念

關於部落格
屬於光、屬於大地、屬於雷電、屬於火、屬於風、屬於靈魂、屬於生命、屬於思念、屬於幻想、屬於冰、屬於黑暗。

(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62763299-2', 'auto');
ga('send', 'pageview');

  • 264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過度解體的主題與思索途徑——〈索多瑪之夜〉觀後

<div><a href="http://www.tfam.museum/Exhibition/Exhibition_page.aspx?id=570&amp;ddlLang=zh-tw">http://www.tfam.museum/Exhibition/Exhibition_page.aspx?id=570&amp;ddlLang=zh-tw</a></div><div>&nbsp;</div><div>某猿對王俊傑的認識始於1998年,第一屆的台北雙年展〈欲望場域〉中,那個號稱能在一分鐘內讓人返老還童的虛擬藥品〈HB-1750〉。除此之外還有早期的錄像作品〈十三日羊肉小饅頭〉以及後來出現在第二屆台北雙年展〈無法無天〉中,那個乍看之下好像真有那麼回事的〈微生物學協會:衣計畫〉。</div>
繼續閱讀
 
某猿對王俊傑的認識始於1998年,第一屆的台北雙年展〈欲望場域〉中,那個號稱能在一分鐘內讓人返老還童的虛擬藥品〈HB-1750〉。除此之外還有早期的錄像作品〈十三日羊肉小饅頭〉以及後來出現在第二屆台北雙年展〈無法無天〉中,那個乍看之下好像真有那麼回事的〈微生物學協會:衣計畫〉。
" meta-author="will11"> 分享至facebook

奇幻設定下的愛情喜劇

<div>
モンスター娘のいる日常</div>
<div>
<a href="http://monmusu.tv/">http://monmusu.tv/</a></div>
<div>
&nbsp;</div>
<div>
結合奇幻設定和日常題材的作品在最近幾年似乎越來越常見,而這部作品應該算是這個類型之下相當著名的一部。</div>
<div>
&nbsp;</div>
<div>
事實上若要追溯原作的發想,大概可以回推到2007年原作者在網路上發表的單頁成人漫畫,因此也算是挺有歷史的作品。</div>
<div>
&nbsp;</div>
<div>
若是拿掉幻想生物「他種族」的奇幻設定,這部作品的架構基本上就是典型的(帶了殺必死和後宮元素的)愛情喜劇,但就因為多了奇幻設定,這部作品的風格也變得和一般愛情喜劇不同&mdash;&mdash;除了CCR(Cross Cultural Romance,或者該說是CSR, Cross Specific Romance?)以外,還多了某種生態教育(啥鬼?)的元素。</div>
<div>
&nbsp;</div>
<div>
是說這部作品的主角還不是普通的難當&hellip;&hellip;除了性格溫柔善良(後宮劇主角必備)、心胸寬大(能接受女角異於一般人類的外型)之外,體格還必須夠強健,才能在眾多女角的猛烈「攻勢」下存活&mdash;&mdash;話說回來就算是一般的後宮作品,也有不少男主角是整天為了女角們拚死拚活就是了。</div>
<div>
&nbsp;</div>
<div>
比較可惜的點大概就是劇中豋場的他種族的角色多半是女性這點。整部看下來,男性角色竟然只有第七話登場的那幾隻半獸人(orc),其餘驚鴻一瞥的配角也多半是女性。不過既然本體是(帶了殺必死和後宮元素的)愛情喜劇,會出現這種性別比例問題大概也是不可避免的吧&hellip;&hellip;</div>
<div>
&nbsp;</div>
&nbsp;
繼續閱讀
 
結合奇幻設定和日常題材的作品在最近幾年似乎越來越常見,而這部作品應該算是這個類型之下相當著名的一部。
 
事實上若要追溯原作的發想,大概可以回推到2007年原作者在網路上發表的單頁成人漫畫,因此也算是挺有歷史的作品。
 
若是拿掉幻想生物「他種族」的奇幻設定,這部作品的架構基本上就是典型的(帶了殺必死和後宮元素的)愛情喜劇,但就因為多了奇幻設定,這部作品的風格也變得和一般愛情喜劇不同——除了CCR(Cross Cultural Romance,或者該說是CSR, Cross Specific Romance?)以外,還多了某種生態教育(啥鬼?)的元素。
 
是說這部作品的主角還不是普通的難當……除了性格溫柔善良(後宮劇主角必備)、心胸寬大(能接受女角異於一般人類的外型)之外,體格還必須夠強健,才能在眾多女角的猛烈「攻勢」下存活——話說回來就算是一般的後宮作品,也有不少男主角是整天為了女角們拚死拚活就是了。
 
比較可惜的點大概就是劇中豋場的他種族的角色多半是女性這點。整部看下來,男性角色竟然只有第七話登場的那幾隻半獸人(orc),其餘驚鴻一瞥的配角也多半是女性。不過既然本體是(帶了殺必死和後宮元素的)愛情喜劇,會出現這種性別比例問題大概也是不可避免的吧……
 
 " meta-author="will11"> 分享至facebook

朝寒や地平に沈む鏡かな

<div>
朝寒や地平に沈む鏡かな</div>
<div>
(あさざむやちへいにしずむかがみかな)</div>
<div>
(寒冷早晨中向地平線沈落的那面鏡子哪)</div>
<div>
&nbsp;</div>
<div>
&mdash;&mdash;<br />
&nbsp;</div>
<div>
&nbsp;</div>
繼續閱讀

他們大聲歌唱,但那並不是真正自由的歌聲

<div>
回歸本名 藤井樹新作挑戰黑暗社會</div>
<div>
<a href="http://udn.com/news/story/7009/1248601">http://udn.com/news/story/7009/1248601</a></div>
<div>
&nbsp;</div>
<div>
因為上次那篇看似無病呻吟的對談,某猿在同個網站上看到這則消息。</div>
<div>
&nbsp;</div>
<div>
藤井樹(吳子雲)是誰應該不用多談了,只是看到新作〈暗社工〉的題材,竟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hellip;&hellip;</div>
<div>
&nbsp;</div>
<div>
想起來了,〈台北殺人魔〉。</div>
<div>
&nbsp;</div>
<div>
同樣是私法制裁、同樣基於某種社會寫實,比較大的差異在於敘事者的選擇還有文章鋪陳的手法。</div>
<div>
&nbsp;</div>
<div>
光看博客來的試閱,感覺是對人物的描寫太過單純,但那畢竟是敘事者,不是主角自身。</div>
<div>
&nbsp;</div>
<div>
重點還是那題材,不完全一樣,但非常類似,而且得到的際遇也不同。</div>
<div>
&nbsp;</div>
<div>
當初看到〈台北殺人魔〉募資計畫的時候某猿便覺得奇怪了:類似的題材不是沒有出版社願意出,為什麼戚建邦會找不到出版的管道呢?<br />
<br />
看到這個例子,某猿或許明白了。</div>
<div>
&nbsp;</div>
<div>
在博客來上搜尋作者的名字,扣掉舊的出版社,藤井樹的作品只有商周出版,蔡智恆的作品只在麥田出版,九把刀的作品似乎好一點,但也只在春天和蓋亞兩家出版社出版&mdash;&mdash;也就是說這些作者的出版管道全部都限制在一家或是兩家出版社而已。</div>
<div>
&nbsp;</div>
<div>
也難怪戚建邦的作品會找不到出版管道了&mdash;&mdash;只要「合作的」出版社不願意出,作者根本沒有辦法找到其他合作對象。</div>
<div>
&nbsp;</div>
<div>
於是一個創作者的發展方向自然也被出版社限制住了,〈暗社工〉的例子或許是幸運的,只是從整個產業的角度來看,這依然是出版商業運作的結果。</div>
<div>
&nbsp;</div>
<div>
藉著出版社,作者們得以大聲歌唱,但那並不是真正自由的歌聲。</div>
<div>
&nbsp;</div>
繼續閱讀
 
因為上次那篇看似無病呻吟的對談,某猿在同個網站上看到這則消息。
 
藤井樹(吳子雲)是誰應該不用多談了,只是看到新作〈暗社工〉的題材,竟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想起來了,〈台北殺人魔〉。
 
同樣是私法制裁、同樣基於某種社會寫實,比較大的差異在於敘事者的選擇還有文章鋪陳的手法。
 
光看博客來的試閱,感覺是對人物的描寫太過單純,但那畢竟是敘事者,不是主角自身。
 
重點還是那題材,不完全一樣,但非常類似,而且得到的際遇也不同。
 
當初看到〈台北殺人魔〉募資計畫的時候某猿便覺得奇怪了:類似的題材不是沒有出版社願意出,為什麼戚建邦會找不到出版的管道呢?

看到這個例子,某猿或許明白了。
 
在博客來上搜尋作者的名字,扣掉舊的出版社,藤井樹的作品只有商周出版,蔡智恆的作品只在麥田出版,九把刀的作品似乎好一點,但也只在春天和蓋亞兩家出版社出版——也就是說這些作者的出版管道全部都限制在一家或是兩家出版社而已。
 
也難怪戚建邦的作品會找不到出版管道了——只要「合作的」出版社不願意出,作者根本沒有辦法找到其他合作對象。
 
於是一個創作者的發展方向自然也被出版社限制住了,〈暗社工〉的例子或許是幸運的,只是從整個產業的角度來看,這依然是出版商業運作的結果。
 
藉著出版社,作者們得以大聲歌唱,但那並不是真正自由的歌聲。
 
" meta-author="will11"> 分享至facebook

身處邊緣的孤獨與自由

<div>
【文學相對論】楊明VS. 章緣(四之三)同是天涯邊緣人</div>
<div>
<a href="http://udn.com/news/story/7049/1257218">http://udn.com/news/story/7049/1257218</a></div>
<div>
&nbsp;</div>
<div>
最近在臉書上看到有人轉貼了這篇文章,原本只是討論文學作家在網路世界中自我調適的問題,不過某猿讀完這篇文章,卻發現參與討論的這兩個人,章緣和楊明的談話主題一直集中在身為作家(更精確的說法是身為「純文學」的作家)在身份認同上的邊緣感。</div>
<div>
&nbsp;</div>
<div>
初看之下這種身處邊緣的孤獨感似乎只是某種無病呻吟,但是重複把文章讀了幾遍,某猿發現在「孤獨」之外,這兩個人的談話中另外提到了身處邊緣的自由感。</div>
<div>
&nbsp;</div>
<div>
專注於表達自己所要表達的,不去在意外界的看法及想法&mdash;&mdash;對談的兩人心中懷抱著如此嚮往,但相同的堅持某猿也在其他許許多多的創作者身上看到。</div>
<div>
&nbsp;</div>
<div>
從這個角度看,強調自己「身處邊緣」的事實或許不只是單純的無病呻吟,更是一種追求創作自由的手段吧?</div>
<div>
&nbsp;</div>
<div>
記得以前在不少作品中也讀過或看過這種概念上的邊緣性(例如無法定義所屬的主角之類),而這種「邊緣性」常常也能為創作(或是創作者)造就某種獨特的風格。<br />
<br />
如果深入探究創作或是身為創作者的邊緣性,是否能為「創作」帶來某種「創新」的可能呢?這或許是某猿接下來可以好好思索的問題。</div>
<div>
&nbsp;</div>
繼續閱讀
 
最近在臉書上看到有人轉貼了這篇文章,原本只是討論文學作家在網路世界中自我調適的問題,不過某猿讀完這篇文章,卻發現參與討論的這兩個人,章緣和楊明的談話主題一直集中在身為作家(更精確的說法是身為「純文學」的作家)在身份認同上的邊緣感。
 
初看之下這種身處邊緣的孤獨感似乎只是某種無病呻吟,但是重複把文章讀了幾遍,某猿發現在「孤獨」之外,這兩個人的談話中另外提到了身處邊緣的自由感。
 
專注於表達自己所要表達的,不去在意外界的看法及想法——對談的兩人心中懷抱著如此嚮往,但相同的堅持某猿也在其他許許多多的創作者身上看到。
 
從這個角度看,強調自己「身處邊緣」的事實或許不只是單純的無病呻吟,更是一種追求創作自由的手段吧?
 
記得以前在不少作品中也讀過或看過這種概念上的邊緣性(例如無法定義所屬的主角之類),而這種「邊緣性」常常也能為創作(或是創作者)造就某種獨特的風格。

如果深入探究創作或是身為創作者的邊緣性,是否能為「創作」帶來某種「創新」的可能呢?這或許是某猿接下來可以好好思索的問題。
 
" meta-author="will11"> 分享至facebook

大格局與日常群像間的不平衡

<div>
血界戦線</div>
<div>
<a href="http://kekkaisensen.com/">http://kekkaisensen.com/</a></div>
<div>
&nbsp;</div>
<div>
最近才追完,由同名漫畫改編的作品&mdash;&mdash;其實這是今年的春番,而且原本不應該拖到現在才完結。</div>
<div>
&nbsp;</div>
繼續閱讀
 
最近才追完,由同名漫畫改編的作品——其實這是今年的春番,而且原本不應該拖到現在才完結。
 
" meta-author="will11"> 分享至facebook

單純的主題下

<div>
ブラック・ブレット</div>
<div>
<a href="http://www.black-bullet.net/">http://www.black-bullet.net/</a></div>
<div>
&nbsp;</div>
<div>
和〈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一樣,這是某猿的學弟在構思論文謝誌的時候追的新番。</div>
<div>
&nbsp;</div>
<div>
故事題材就像官網的宣傳標題所言,「與異形對抗的少年與少女 最強的近未來英雄動作劇」(異形に立ち向かう少年と少女 最強の近未来ヒロイック・アクション),只是坦白說,劇中真正重要的戰鬥場面大部分都是人對人,而且嚴格說來,那些戰鬥大都和故事的主題(和異形間的戰鬥)沒有直接關聯。</div>
<div>
&nbsp;</div>
<div>
雖然故事的背景架構的確是個異形橫行的世界,不過除了第四話、第十二話和第十三話以外,大多數時候劇中的異形「ガストレア」都是出來當雜魚給劇中角色宰的,而登場的方式通常也是雜魚常用的群毆戰術。於是故事的重點便一如同類作品一般的落在劇中的人際關係,還有整個社會在畏懼ガストレア的同時,又排斥擁有對抗ガストレア能力的「呪われた子供たち」的詭異氛圍上。</div>
<div>
&nbsp;</div>
<div>
如果將重點放在表象的劇情上,某猿覺得這部作品對人類(主角)和異形間的戰鬥並沒有太多著墨,而對於另一個劇中常出現的主題,也就是主角和自己身處社會及時代氛圍的對抗,這部作品的描述卻很強烈。</div>
<div>
&nbsp;</div>
<div>
「呪われた子供たち」遭受歧視、虐待或是殘殺的場面不斷出現,主角在盡力救助的同時,內心的無力感也一再湧現,同時還要面對來自反派的質疑。</div>
<div>
&nbsp;</div>
<div>
從這個角度看,這部作品和〈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其實挺類似的(即使兩者的題材和風格完全不同),劇情主線的結構單純,轉折也很平淡細微(某猿甚至會覺得劇情節奏的安排有點糟糕),但是就主線之外的部份來看,這部作品對於「人性」的著墨倒是讓人覺得印象深刻。</div>
<div>
&nbsp;</div>
<div>
而這種對「人性」的著墨也成為在單純的主題之下,塑造整部作品嚴肅沉重氛圍的真正主成分了。</div>
<div>
&nbsp;</div>
&nbsp;
繼續閱讀
 
和〈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一樣,這是某猿的學弟在構思論文謝誌的時候追的新番。
 
故事題材就像官網的宣傳標題所言,「與異形對抗的少年與少女 最強的近未來英雄動作劇」(異形に立ち向かう少年と少女 最強の近未来ヒロイック・アクション),只是坦白說,劇中真正重要的戰鬥場面大部分都是人對人,而且嚴格說來,那些戰鬥大都和故事的主題(和異形間的戰鬥)沒有直接關聯。
 
雖然故事的背景架構的確是個異形橫行的世界,不過除了第四話、第十二話和第十三話以外,大多數時候劇中的異形「ガストレア」都是出來當雜魚給劇中角色宰的,而登場的方式通常也是雜魚常用的群毆戰術。於是故事的重點便一如同類作品一般的落在劇中的人際關係,還有整個社會在畏懼ガストレア的同時,又排斥擁有對抗ガストレア能力的「呪われた子供たち」的詭異氛圍上。
 
如果將重點放在表象的劇情上,某猿覺得這部作品對人類(主角)和異形間的戰鬥並沒有太多著墨,而對於另一個劇中常出現的主題,也就是主角和自己身處社會及時代氛圍的對抗,這部作品的描述卻很強烈。
 
「呪われた子供たち」遭受歧視、虐待或是殘殺的場面不斷出現,主角在盡力救助的同時,內心的無力感也一再湧現,同時還要面對來自反派的質疑。
 
從這個角度看,這部作品和〈ノーゲーム・ノーライフ〉其實挺類似的(即使兩者的題材和風格完全不同),劇情主線的結構單純,轉折也很平淡細微(某猿甚至會覺得劇情節奏的安排有點糟糕),但是就主線之外的部份來看,這部作品對於「人性」的著墨倒是讓人覺得印象深刻。
 
而這種對「人性」的著墨也成為在單純的主題之下,塑造整部作品嚴肅沉重氛圍的真正主成分了。
 
 " meta-author="will11"> 分享至facebook

朝陽と影の自分が遠くなる

<div>
朝陽と影の自分が遠くなる</div>
<div>
( ちょうようとかけのじぶんがとおくなる)</div>
<div>
(朝陽的光芒與影子的自己正離自己遠去)</div>
<div>
&nbsp;</div>
<div>
残されたのは&hellip;なに?</div>
<div>
(殘存下來的&hellip;&hellip;是什麼呢?)</div>
<div>
&nbsp;</div>
<div>
<a href="https://twitter.com/praimetiz/status/650320927209582593">https://twitter.com/praimetiz/status/650320927209582593</a></div>
<div>
&nbsp;</div>
<div>
一樣是採用俳句格式的短詩,靈感來源則是Twitter上的這副景象。</div>
<div>
&nbsp;</div>
<div>
被晨光打進樹林的影子看起來就像一個離自己異常遙遠的陌生人,你卻知道那就是自己。</div>
<div>
&nbsp;</div>
<div>
遙遠的晨光,遙遠的影子,遙遠的自己&hellip;&hellip;那麼此時此刻,站在這個地方的,又是什麼呢?</div>
<div>
&nbsp;</div>
<div>
這次中秋下山休假,回到山上突然多出許多自己完全不了解的工作。大小瑣事不斷累積,怎麼也處理不完,每天都要工作到晚上八九點以後,睡眠時間也被壓縮到只剩五六個鐘頭。</div>
<div>
&nbsp;</div>
<div>
壓力大、事情多加上睡眠不足,記性和反應開始變差,原先能夠穩定進行的計畫也全部付諸流水,甚至連看動畫、玩遊戲和寫網誌的時間也成為一種奢望。</div>
<div>
&nbsp;</div>
<div>
總覺得自己目標當中的那個自己離自己越來越遠,真正的自己則讓自己覺得越來越陌生。</div>
<div>
&nbsp;</div>
<div>
開始害怕自己永遠達不到自己想要的目標,永遠只能不停失敗,不停追逐自己所不希望的瑣碎價值。<br />
<br />
或許這只是因為自己害怕改變而產生的抗拒心理,只是對前往下一個人生階段的某種幼稚的抗拒,也或許在面對改變的時候,我們永遠沒有辦法做好準備,但比起被環境硬逼著痛苦的改變,有沒有可能有另一種方式,讓自己能夠主動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div>
<div>
&nbsp;</div>
<div>
而經過這樣的人生體悟之後,不曉得自己有沒有可能因此找到冒險的勇氣?</div>
<div>
&nbsp;</div>
繼續閱讀
 
一樣是採用俳句格式的短詩,靈感來源則是Twitter上的這副景象。
 
被晨光打進樹林的影子看起來就像一個離自己異常遙遠的陌生人,你卻知道那就是自己。
 
遙遠的晨光,遙遠的影子,遙遠的自己……那麼此時此刻,站在這個地方的,又是什麼呢?
 
這次中秋下山休假,回到山上突然多出許多自己完全不了解的工作。大小瑣事不斷累積,怎麼也處理不完,每天都要工作到晚上八九點以後,睡眠時間也被壓縮到只剩五六個鐘頭。
 
壓力大、事情多加上睡眠不足,記性和反應開始變差,原先能夠穩定進行的計畫也全部付諸流水,甚至連看動畫、玩遊戲和寫網誌的時間也成為一種奢望。
 
總覺得自己目標當中的那個自己離自己越來越遠,真正的自己則讓自己覺得越來越陌生。
 
開始害怕自己永遠達不到自己想要的目標,永遠只能不停失敗,不停追逐自己所不希望的瑣碎價值。

或許這只是因為自己害怕改變而產生的抗拒心理,只是對前往下一個人生階段的某種幼稚的抗拒,也或許在面對改變的時候,我們永遠沒有辦法做好準備,但比起被環境硬逼著痛苦的改變,有沒有可能有另一種方式,讓自己能夠主動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
 
而經過這樣的人生體悟之後,不曉得自己有沒有可能因此找到冒險的勇氣?
 
" meta-author="will11"> 分享至facebook

結果還是斷頭確定

<div><a href="http://www.ganganonline.com/comic/n_note/">http://www.ganganonline.com/comic/n_note/</a></div><div>&nbsp;</div><div>今天在ガンガンONLINE上看到的消息,〈シンデレ少女と孤独な死神〉的腳本作者,火村正紀(新木場ユキ)先生已經在今年六月中的時候去世了。</div><div>&nbsp;</div><div>從〈入院ノート〉新公開的連載看來,在今年四月的時候癌細胞就已經擴散,治癒的機會大幅降低,只不過或許是因為家屬方面的意見吧,ガンガンONLINE一直拖到今天才發表這個消息。</div><div>&nbsp;</div><div><a href="http://blog.yam.com/will11/article/61545424">http://blog.yam.com/will11/article/61545424</a></div><div>&nbsp;</div><div>當初看到〈シンデレ少女と孤独な死神〉休載的消息,某猿還抱了一點小小的希望,現在看來要讓故事腳本繼續下去是不可能的了&hellip;&hellip;</div><div>&nbsp;</div><div><a href="http://www.ganganonline.com/comic/shindere/">http://www.ganganonline.com/comic/shindere/</a></div><div>&nbsp;</div><div>&hellip;&hellip;還是說編輯部做過提前收尾的準備了?</div><div>&nbsp;</div>現在不曉得這所謂的第三集內容和原本的連載有沒有差別,以後有機會再確認看看吧。&nbsp;
繼續閱讀
 
今天在ガンガンONLINE上看到的消息,〈シンデレ少女と孤独な死神〉的腳本作者,火村正紀(新木場ユキ)先生已經在今年六月中的時候去世了。
 
從〈入院ノート〉新公開的連載看來,在今年四月的時候癌細胞就已經擴散,治癒的機會大幅降低,只不過或許是因為家屬方面的意見吧,ガンガンONLINE一直拖到今天才發表這個消息。
 
http://blog.yam.com/will11/article/61545424
 
當初看到〈シンデレ少女と孤独な死神〉休載的消息,某猿還抱了一點小小的希望,現在看來要讓故事腳本繼續下去是不可能的了……
 
http://www.ganganonline.com/comic/shindere/
 
……還是說編輯部做過提前收尾的準備了?
 
現在不曉得這所謂的第三集內容和原本的連載有沒有差別,以後有機會再確認看看吧。 " meta-author="will11"> 分享至facebook

霧雨や睫に付けた涙かな

<div>
<br />
霧雨や睫に付けた涙かな</div>
<div>
(きりさめやまつげにつけたなみだかな)</div>
<div>
&nbsp;</div>
<div>
「濛濛細雨中附著在睫毛上的細碎眼淚哪」</div>
<div>
&nbsp;</div>
<div>
昨天還沒中午山上就起了大霧,視野一片迷濛,中午騎車往餐廳的路上甚至可以感覺到細碎的水滴沾附在臉上。</div>
<div>
&nbsp;</div>
<div>
進了餐廳脫下眼鏡才發覺眼眶四周沾滿了水,雖然知道這應該是外面的霧氣,心裡還是不免沾染上一股感傷。<br />
<br />
吃過飯出來的時候則是大霧中真的飄起雨來了&hellip;&hellip;還真是名符其實的「霧雨」(きりさめ,日語原意其實是指毛毛雨),就成了這首俳句的發想。</div>
<div>
&nbsp;</div>
<div>
最近工作越來越多,晚上的自由時間被壓縮,固定寫作的習慣也被迫中斷,能夠寫出的東西大概也只有新詩或是這種俳句了吧。</div>
<div>
&nbsp;</div>
<div>
這次構思的時候發現似乎可以加上「切れ字」,特別去查了下用法才知道,「や」、「かな」、「けり」之類的字眼在句中的意思並不完全像是以前想的那樣。</div>
<div>
&nbsp;</div>
<div>
<a href="http://haiku-nyuumon.com/article/179548609.html">http://haiku-nyuumon.com/article/179548609.html</a></div>
<div>
&nbsp;</div>
<div>
不過這次完全沒用到季語就是了&hellip;&hellip;依現在的程度,要完全符合正式俳句的需求還是有些困難呢。</div>
<div>
&nbsp;</div>
&nbsp;
繼續閱讀
 
不過這次完全沒用到季語就是了……依現在的程度,要完全符合正式俳句的需求還是有些困難呢。
 
 " meta-author="will11"> 分享至facebook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