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種意念

關於部落格
屬於光、屬於大地、屬於雷電、屬於火、屬於風、屬於靈魂、屬於生命、屬於思念、屬於幻想、屬於冰、屬於黑暗。

(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62763299-2', 'auto');
ga('send', 'pageview');

  • 264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作為創作者,或許不需要時常談論自己

 
 
昨天在網路上看到這篇,突然想起大學時代的英文老師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他當時是怎麼講的已經記不得了,大意大致上就是「評論揣摩的作者想法不等於作者自己最初的想法」。
 
馬欣的這篇評論算是我在網路上看到一系列同作品評論中最深入也最有想像力的,但同時也有可能是偏離作者原始想法最遠的。文中說「總覺得以導演新海誠的舊作成績而言,他應該不只是這樣的企圖心。」從另一個角度看,我也不認為新海誠在創作的時候真的經歷過像文中那樣安排的考量。
 
這說法聽起來很自打嘴巴,尤其是我自己在談論新海誠的作品時總是把「象徵」這兩個字掛在嘴邊。然而所謂的「象徵」並不是刻意安排,而是劇情整體運行之下自然產生的結果,這種劇情整體運行的現象則是來自作者自身背景的反映。馬欣在故事中觀察到的那些社會現象看似切中作品的核心意志(日本社會新舊交替的現況),這樣的核心意志卻不是新海誠有意塑造,而是他在有意無意間自然的將自身對日本社會的種種體驗放入創作當中的結果。
 
以羅蘭·巴特的「作者已死」觀點來看,馬欣的這篇評論也算是一種觀眾對作品的主觀詮釋吧,我自己的也是……而不論是誰的評論或是心得感想,雖然不見得能對應作者本身的創作意念,卻也或多或少解釋了作品(或是作者)的一部分,
 
從這樣的角度看,作為創作者,或許不需要時常談論自己——比起重複說明自己的創作理念,看看別人如何看待自已的作品,似乎是件更加有趣的事情哪。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昨天在網路上看到這篇,突然想起大學時代的英文老師曾經說過的一句話,他當時是怎麼講的已經記不得了,大意大致上就是「評論揣摩的作者想法不等於作者自己最初的想法」。
 
馬欣的這篇評論算是我在網路上看到一系列同作品評論中最深入也最有想像力的,但同時也有可能是偏離作者原始想法最遠的。文中說「總覺得以導演新海誠的舊作成績而言,他應該不只是這樣的企圖心。」從另一個角度看,我也不認為新海誠在創作的時候真的經歷過像文中那樣安排的考量。
 
這說法聽起來很自打嘴巴,尤其是我自己在談論新海誠的作品時總是把「象徵」這兩個字掛在嘴邊。然而所謂的「象徵」並不是刻意安排,而是劇情整體運行之下自然產生的結果,這種劇情整體運行的現象則是來自作者自身背景的反映。馬欣在故事中觀察到的那些社會現象看似切中作品的核心意志(日本社會新舊交替的現況),這樣的核心意志卻不是新海誠有意塑造,而是他在有意無意間自然的將自身對日本社會的種種體驗放入創作當中的結果。
 
以羅蘭·巴特的「作者已死」觀點來看,馬欣的這篇評論也算是一種觀眾對作品的主觀詮釋吧,我自己的也是……而不論是誰的評論或是心得感想,雖然不見得能對應作者本身的創作意念,卻也或多或少解釋了作品(或是作者)的一部分,
 
從這樣的角度看,作為創作者,或許不需要時常談論自己——比起重複說明自己的創作理念,看看別人如何看待自已的作品,似乎是件更加有趣的事情哪。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