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種意念

關於部落格
屬於光、屬於大地、屬於雷電、屬於火、屬於風、屬於靈魂、屬於生命、屬於思念、屬於幻想、屬於冰、屬於黑暗。

(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62763299-2', 'auto');
ga('send', 'pageview');

  • 264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又或者原地踏步的其實是自己

其實這次在展場還是可以看到一些新的展示類型,例如anarchive出版社和Pages雜誌這類出版品的展示,但嚴格說來,過去歷屆的雙年展中已經陸續出現一些長期計畫或是互動類型創作活動,只是受限於參觀形式,一直沒有辦法實際參與。
 
那麼若是我將雙年展的活動當成一場藝術節,用過去參加藝術節的形式,分次去參加展覽期間的各種活動,會不會就能得到和以往看展不同的感受?
 
這次雙年展還沒結束,於是或許在接下來的三個多月,我還能試著參加一些展覽相關的活動,藉此增進自己對於這次展覽的認知。不過撇開參與感不足的問題,在展場內看到熟悉藝術家的新作時,我又不禁要問:從第二屆雙年展《欲望場域》到現在,這十八年間展覽的形式改變了多少?藝術家們的創作風格改變了多少?我自己又改變了多少?
 
就拿在這次還有四年前雙年展都有參展的,陳界仁的錄像作品好了,他的作品所關注的主題其實是相當類似的,或者該說他長期以來創作的大方向都相當固定,沒有太劇烈的改變。在這種相似作品營造出的相似氣氛下,我自然感受不到展覽主題的差異性,即使兩次展覽的策展論述存在一定程度的差異。
 
換句話說,展覽的形式和藝術家們的創作風格在這十八年來改變可能不大,但是我看了十八年,大部分參展藝術家的風格(尤其是國內的)都已經大致熟悉,如果不能改從展覽呈現的「主題內涵的細節」去分析展覽,自然會覺得「好像這幾年的展覽主題都差不多」……
 
我會從十八年前的《欲望場域》開始持續不斷的參觀雙年展,是因為這個展覽所呈現的多樣形式完全超乎一般教科書,甚至是一般人對於「藝術」的認知。也就是說,這樣的展覽之所以吸引我,原因在於它的「形式」。而既然現在我對這樣的「形式」已經熟悉,甚至覺得疲乏了,那麼就該進一步,從展覽的主題內涵來看展了。
 
經過這次的雙年展,決定開始改變看展的方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