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種意念

關於部落格
屬於光、屬於大地、屬於雷電、屬於火、屬於風、屬於靈魂、屬於生命、屬於思念、屬於幻想、屬於冰、屬於黑暗。

(function(i,s,o,g,r,a,m){i['GoogleAnalyticsObject']=r;i[r]=i[r]||function(){
(i[r].q=i[r].q||[]).push(arguments)},i[r].l=1*new Date();a=s.createElement(o),
m=s.getElementsByTagName(o)[0];a.async=1;a.src=g;m.parentNode.insertBefore(a,m)
})(window,document,'script','//www.google-analytics.com/analytics.js','ga');

ga('create', 'UA-62763299-2', 'auto');
ga('send', 'pageview');

  • 264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題——寫在車禍之後

—— 

 

一個月前,我在出差採購業務用品的路上出了車禍 

 

雖然因為車速不快加上有繫安全帶的緣故,人沒有什麼外傷,送醫檢查也沒發現骨折或是腦震盪,但從車禍的當下起,從胸口的肋骨間隙、後背中心靠近脊椎處、到左右兩側頸子和肩膀,整個軀幹就疼痛不已,嚴重的時候甚至無法自己起身和躺下。 

 

如果沒受過這次傷,我還不知道起身和躺下需要用到軀幹那麼多組肌肉 

 

經過這一個月的休養,好不容易能夠正常起身躺下,不用擔心笑、咳嗽或打噴嚏時會全身劇痛,也恢復了日常伏地挺身和仰臥起坐的習慣,這段期間讓人印象最深刻的卻是跑步這件事。 

 

跑步是已經持續了十四年的習慣,過去遇上幾次大病大傷,頂多也只休息個一兩天。可是這次在軀幹無處不疼的狀況下持續跑了兩個星期卻是第一次,又或者該說那只是種快走吧,因為疼痛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了輕微的震動。 

 

但就因為星期五是跑的時候發現,運動促進血液循環能舒緩身體的血瘀和疼痛,我因此打定主意,在回山上的這段時間,就算每天起床的當下身體再痛,也一定要跑步。 

 

現在醫生還是建議不能劇烈運動,體力變得較差,車禍後續的理賠協商事宜也還停滯不前,不過既然身體已經比較不會再疼痛了,跑步這件事當然還是要繼續。 

 

—— 

 

另外談談這首詩本身吧。 

 

構思階段大概是車禍後兩星期左右,身體漸漸能夠接受跑步產生的震動的時候。那時心裡只是覺得「現在疼痛阻止我跑步,可是學生時代不也有一對雜事阻止我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嗎?」前兩段的雛型就出現了。 

 

然後就在寫作第三段時遇上了瓶頸,不管怎麼寫都覺得不對。這種感覺就像是這一兩年寫小說的狀況一樣,只是比較輕微,也還不到整篇作廢重寫的地步。 

 

之前在網路上讀到一篇關於「寫作障礙症」的討論文章,描述的症狀和我的情況很像,但從這次的例子看來,我之所以寫不出東西,不是因為背負了太多讀者的期待(文章的說法),反而比較像是我自己的問題。 

 

就像我過去一再說過的,我還不知道我自己要的是什麼,於是寫出來的東西可能很正常,卻會讓我自己覺得「這不是我要的」而一再作廢重來。 

 

最近心裡其實有個短篇的想法,也許接下來有時間,會試著把它寫出來。不過因為現在晚上的空閒時間都在研究投資策略的緣故,能用的時間不多,要看到它實際被完成,可能要花上很長一段時間吧。 

 

  

從胸口背心側腰頸子前額後顱肩膀到側腹 

它們輪流在每個清晨啃食你起身的決心 

並且一起在每個夜晚壓抑你躺下的渴望 

你覺得身上像是被綑上無形的鎖鏈 

或是持續生長著的荊棘,從後背中心 

一路蔓延前胸和側腹,左肩及左上臂 

你無法振臂歡呼,也無法跑跳 

無法咳嗽打噴嚏,連放聲大笑 

也成為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但你漸漸能明白,這不過是你三十年人生的縮影 

一如明瞭事理之後,每天都有不同的雜事陪著你 

從學校成績研究進度到接踵而來的交辦事項 

雜事一直都在,只是最近幾年你的感觸特別深 

也許是年歲增長的緣故?當你如此想著 

體內沉睡著的七彩夢境便發出了抗議 

大聲嚷著總有一天,它們會因為持續不斷的淡化 

成為你貧乏的生命歷程中不被記憶的瑣碎片段 

就像現在,疼痛們只在起床時作弄你那麼一下 

只要穿上跑鞋出門,它們就在吐納間消逝無蹤 

 

就算疼痛雜事一直都在,那又怎麼樣呢? 

即使它們綑綁攀附身軀,你仍不停前進 

如果現實是片淺灘,海水不斷洗去艱難的腳印 

你仍揮動僵硬的手臂,試著觸碰頭頂整片天光 

但你同時了解體內的七彩夢境其實還沉沉睡著 

內心迴盪著的抗議聲也僅只是無人知曉的囈語 

若那滿溢世界的天光是無數根沒有形體的 

你勉力彈奏同時卻也盡力不讓它們發出聲音 

瑣碎思緒被不斷搓捻 

積聚成名為習慣的線 

 

的彼端是魚、是風箏、還是迷宮的出路? 

你不知如何描述那虛無飄渺的形象 

只好用一切能夠引起笑容的東西掩蓋疼痛 

並且籠統的稱它 

是夢想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從胸口背心側腰頸子前額後顱肩膀到側腹 

它們輪流在每個清晨啃食你起身的決心 

並且一起在每個夜晚壓抑你躺下的渴望 

你覺得身上像是被綑上無形的鎖鏈 

或是持續生長著的荊棘,從後背中心 

一路蔓延前胸和側腹,左肩及左上臂 

你無法振臂歡呼,也無法跑跳 

無法咳嗽打噴嚏,連放聲大笑 

也成為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但你漸漸能明白,這不過是你三十年人生的縮影 

一如明瞭事理之後,每天都有不同的雜事陪著你 

從學校成績研究進度到接踵而來的交辦事項 

雜事一直都在,只是最近幾年你的感觸特別深 

也許是年歲增長的緣故?當你如此想著 

體內沉睡著的七彩夢境便發出了抗議 

大聲嚷著總有一天,它們會因為持續不斷的淡化 

成為你貧乏的生命歷程中不被記憶的瑣碎片段 

就像現在,疼痛們只在起床時作弄你那麼一下 

只要穿上跑鞋出門,它們就在吐納間消逝無蹤 

 

就算疼痛雜事一直都在,那又怎麼樣呢? 

即使它們綑綁攀附身軀,你仍不停前進 

如果現實是片淺灘,海水不斷洗去艱難的腳印 

你仍揮動僵硬的手臂,試著觸碰頭頂整片天光 

但你同時了解體內的七彩夢境其實還沉沉睡著 

內心迴盪著的抗議聲也僅只是無人知曉的囈語 

若那滿溢世界的天光是無數根沒有形體的 

你勉力彈奏同時卻也盡力不讓它們發出聲音 

瑣碎思緒被不斷搓捻 

積聚成名為習慣的線 

 

的彼端是魚、是風箏、還是迷宮的出路? 

你不知如何描述那虛無飄渺的形象 

只好用一切能夠引起笑容的東西掩蓋疼痛 

並且籠統的稱它 

是夢想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